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他不叫樱木花道

注意事项:

1. 我想写yys乙女,就写了这个,脚踩西瓜皮。

2. 第一人称,尴尬别勉强。

3. 提前给友人乔老板的生日贺文哈哈*´∀`)´∀`)*´∀`)*´∀`)。
————————————————————————

1

“好生想念昨天留给博雅的最后一片水煮菜。”摸着越来越瘪下去的肚子,我面无表情地想道。几年的通勤生活原本已经培养出了随身带些小零嘴的习惯,结果这几个月下来,被封建主义好吃好喝的富养给消磨了个干干净净。


保守估计过去了十分钟,面前这棵歪脖老槐树出现了三次,我顺应民意放弃了挣扎,瘫坐在地。


到底是哪个混球妖怪连鬼打墙都懒得换个长点的布景?!瞧不起我吗??!!

唉,稍一动气,肚子更饿了……神乐小天使你【和你袖子里藏的糕饼】在哪里TAT


同样的疑似平安流行服饰,怎么我的袖子里就没有个乾坤袋呢?哀怨地扁起腮帮子,我不抱希望又掏掏外套的拢袖——

等等等等怎么有张符在里面?????


我不敢相信地对着它左看右瞧,玛雅真的是张式神纸符。

……晴明是你吗晴明?可你塞给我这张符也没用啊,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召hu……


我愣愣地看着纸符违背地心引力飞出手心,然后爆发出一阵起码六十炽光的特效,随之一个黑影踩着四散的青烟,霸气登场。


忽略他脸上的神情,这个出场我给八十分。可惜我近视还有得救,于是我看出这厮脸上的表情叫鄙视。


“哎呦贵安呀樱木花道。”我满脸微笑地打招呼,随后被巨葫芦的黑影罩了满身满脸。

“你这女子好没记性,大爷我的名字还没记住?!”不出所料,他又双叒叕炸毛了,“本大爷是酒!吞!童!子!!”


顿时妖风四起,吹乱了我的刘海。

看来有一句话叫“头可断,发型不能乱”,他并不知道。说来也是,我一个堂堂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做什么和妖怪计较?


摘下眼镜,我在树脂片上呵了口气,拖起衣角小心地擦擦,然后重新戴上。


“来找晴明碰瓷的妖怪那么多,我干什么每个都要记住?”

“你!!!!!”


轰隆隆一声,葫芦感应到主人爆炸的情绪,发出比较不妙的背景音。


出息。


2

“千年后的天地间有一位奇男子,他的头槌无人能及,他对兄弟有情有义,他从垫底努力争到了无冕第一。”


歪脖老槐树下,我嚼着酒吞支使手下小鬼寻来的瓜果,一边向他科普我童年记忆中的一位最可爱的篮球天才。


“嚯,你年幼时竟然心悦这样的类型。”他脸上的表情调到了欠揍的频道,“他和本大爷哪有可比性?”


我眯着眼睛吐了一口果核:“是没什么好比的,人家虽然被喜欢的女孩子甩了五十次,倒是一~次~也没买醉来着。”

“你!!!!!”


嘿嘿我就是喜欢看你现在这无比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哇哈哈哈哈~


一人一妖在树下坐了许久,也不见有不怕死的妖怪跳出来解释为什么让我一个手无寸铁又不拉仇恨的普通人落单。奇怪结界里的时间始终不见流动,倒是我大脑里的血液在饭饱之后渐渐汇聚到了胃里。


饱暖思周公。


我打着呵欠,随口对身边正闹脾气只留给我个大葫芦背影的那位说道:“阿酒,我有些困了,你介意不介意把你的——”

他闻言满脸嫌弃地转过身。


尴尬。

你说你这一回头,身上赤条条的只剩肌肉了,我一妙龄女性怎么好意思说诶那谁你肩膀借我靠靠我就打个盹(′д` )

大腿就更犯罪了我可是正经人(﹁"﹁) 


“——你的酒葫芦借我靠一靠打个盹?”我木着脸,找了个折中的办法。

果不其然,他大爷的眉毛挑了半天高。

“你真好兴致,”酒吞大爷翻脸跟翻书似的,呼啦啦转到了嘲讽章节,“现下在结界困了这么些时间,敌未现身,该死的阴阳师他们也不知所踪,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怕什么,这不还有你么。”实在是困,我不加思索就顶了他一句。


清风徐徐,虚空中像有一只温柔的手迎面拂过,树叶沙沙作响,不知何处传来悦耳的鸟鸣。


眼皮越来越沉……


不受控制地身子一软倒向地面的时候,我那断线前的意识里蹦出来两句话——

哪个下三滥的居然敢这样算计我?!


以及,

这地倒不似想象中那么硬,还颇有些酒香……


3

一睁眼,头顶密密麻麻围了一圈脑袋。

大家可以放心,性别皆为女。


我扶着刺痛的太阳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脑袋之一的姑获鸟嗖地伸出手在我背后塞了个软垫。

姑姑速度天下第一么么哒!


“大人,有没有感觉好一些?”脑袋之二的萤草握着她一抖一抖的金色小叶子,满脸担心地望着我。

“睡黏住了,有些晕。”


脑袋之三的白狼少女英姿飒爽地一甩马尾,笑容灿烂:“大人没事就好!您放心,他们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啦!”


思绪整理中……


“白狼你说谁被谁给怎么了?”我摸索到旁边的眼镜,龟速戴上。

“邪恶黑暗势力被酒吞童子单枪匹马给打得破破烂烂的。”


……唉,我当初就跟源博雅开了个玩笑,他怎么惦记到现在还告诉了我单纯如白纸的白狼少女。


“哦,你说鬼打墙的那个,”我掀开被褥,“酒吞呢?”

“他也破烂地在外面休息,”一针见血的脑袋之四雪女如是说,“现在应该恢复了。”

我差点呛了一口,瞪眼看向雪女:“咳……你的意思是我和阿酒碰上硬茬了?”那个喂满了技能的酒吞童子被揍了?!Excuse me????

“破破烂烂的呀呼——”山兔在旁边放背影音乐。

“山、山兔啊,我起来了,你跟晴明他们知会一声吧……”

“好嘞!魔蛙我们走~去看破破烂烂喽!”山兔奔奔跳跳地一【魔蛙】脚踹开了门,跑没了影。


这是药丸。


4

从满脸“你和那谁怎么回事我懂我什么都懂”的晴明口中得知,邪恶黑暗势力又派来了新的妖怪找他碰瓷。

这次他们的队友长了脑子,居然不顾江湖道义阴了我一个不懂阴阳术的凡人。


黑晴明的黑老板你TM给我等着,老娘总有一天把你的胡须一根根拔下来给我和好友的两位白狼少女绷弓!


仍旧一脸微妙表情的晴明很绅士地在一边等我发泄完了情绪,才不紧不慢走过来,郑X秋叔叔一般唰地甩开扇子,遮了半脸说道:“本来那些倒不见得是酒吞童子的对手,只是它们一味想要攻击你,他竭力想护你周全,双拳难敌四手吃了些亏。你还是去看看他罢。”

“我知道了……你笑那么高兴干嘛警告你哦小心我告诉酒吞他被揍了你却幸灾乐祸!”

“哈哈,姬君不如顺便告诉酒吞,我随时愿意教他咏歌之法。”

“先治好你的失忆症去吧!!”


庭院里,樱花不要钱地掉下来。

小纸人不辞辛苦天天扫地却不想控告晴明虐待童工,真是好脾气。


树后好几个脑袋,有男有女,叽叽喳喳、拉拉扯扯看着戏,我向天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等下全给我刷五星六星御魂去,刷不出来一个都别想回。


眼前的家伙死活不愿意转过脸来,我只好跟他的酒葫芦大眼瞪小眼。


“那个……咳……总之,今天谢谢你。不好意思连累你受伤了,我一定给你换最好的装备,努力升最好的技能!我的酒吞童子天下第一!”

为了照顾酒吞肉眼可见被伤及的自尊,我放弃形象地演得过了些。

他似乎蛮受用,转了个半脸过来:“哼!你一个凡人能连累什么?倒是给本大爷把那最后一句再说一遍。”


最后一句?哦,既然爱被捧就多给你听几次呗。

“我的酒吞童子天下第一!!”X3

“终于给记好大爷的名字了?”他转过身盘起腿,笑得特别灿烂。


嘎开心。


“是啦是啦,不是樱木花道,是酒吞童子。”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有那么乖顺的一天。

“那好,这是刚才从杂碎们那里得到的,给你!”


哗地飞来一道蓝符,我伸手接住。


“宝物是召唤符?!”我仿佛中了十万元大奖一般,兴奋地望向他。

“还不快去抽来试试?本大爷记得你可是很久没抽到满意的家伙了,离那个成就也不远了吧哈哈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呸!


不过,眼下什么都阻挡不了我挖到宝的好心情。噔噔噔跑到召唤法阵旁,我把蓝符郑重地递给坐在阵旁蓄势待发的晴明。


“老法师,看你了!”我一脸严肃。


大概是出于莫名其妙的贵族修养,晴明绷住脸点了点头,娴熟地把符往阵中特别有型地一甩——

几百次的配合早已练就了无需言语的默契,我看准时机在符上一笔写就了心心念念式神之名的首字。

金光万丈,化成绚烂花瓣抛洒在阵里消失不见,那熟悉激昂的BGM!我时隔大半月的SSR终于来了!!!!!


老实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恨不得背过身跑去在酒吞的脸上啵一口。


5


我坐在回廊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式神录。

落苏紫的白狼来结界串门,和我家的那只一起挨着脑袋研究弓技,间歇发表向博雅大人学习的感想。


摇头,天下怕是很难再找到这么纯粹的博雅迷妹了。


式神录的图鉴翻到SSR的那一页,金光像往常一样几乎闪瞎我的眼。


酒吞童子。


X2


我头上的血管又开始隐隐作痛。

召唤那天的无厘头对话在耳边回放——


“怎么样,清冷的妖刀,这世上最强大的式神原就是本大爷酒吞童子!若一个本大爷还不能护你周全,那两个本大爷必定是万无一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你这笨蛋是不是故意的我要茨木童子啊你个红毛把茨木吐出来!!!!!”



我家的红毛他不叫樱木花道。

他叫笨蛋酒吞童子。

评论(2)
热度(10)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