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写得有点抑郁【。

如题,茶足饭饱之后正在写阿周那的小文。

这位朋友蛮难写的,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不太确定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英灵【。他和他肚子那位会不会吵架呀?会不会恶向胆边生迁怒大爆发呀?【不会】

大概因为我有点自我折磨思维,于是阿周那同志也变得有点自我折磨。我想这个势头应该是不太对【。

完全用自己的经历写的话,我家的阿周那同志还蛮乖的,蛮老实。

老实——毫不掩饰地在每次出阵打怪一周目排满自己三张以上的行动卡。

朋友你知不知道对面那个是枪兵啊你有没有看到你master特意选了一条枪兵很厉害的大腿在抱啊你能不能耐心等到后面saber再兴奋啊????

他非常淡定地指了指站旁边在下一周目排满了自己卡的伯爵。

伯爵不耐烦地扭过脸龇牙:“你到底打不打啊小姑娘动作快点。”

好的你们都是大佬,怪我等级不够没把你们练成神器——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

总之你俩开心就好。

话说一个队里放好闪大王、伯爵、黑贞,那个效果真的蛮醉的【。】

评论
热度(3)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