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幼虎观察日记 1

Fate/ GO 中CP 埃德蒙X姑哒子【。

全是OOC,over。

可爱的【。埃德蒙长这样——




================================================

  1. 关于相遇

如果要给卡尔迪亚的每个房间设置信誉度的话,召唤池的得分毫无疑问是负数。

尽管诸如罗宾这样宝具杀伤力远大于其等级评定的从者,充分体现了友情卡池的友善面,但隔壁仓库里已经清理了多次仍然堆不下的魔剑、红宝石、摩托车,则迅速清空着年轻女魔术师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感激之情。

 

直观比喻起来,效果堪比玉藻前的咒术。

 

“神啊~\( ̄0 ̄)/ ,是不是我的贪欲才引来了灾祸?”早餐后,人类最后的魔术师在自己的房间内召唤出了圣女贞德,惯例地忏悔起先前十次召唤全部失败的行为。

一身白色铠甲的金发少女苦恼地低头看向跪在自己面前、双目含泪的主人,斟酌着这一次遣词用句要怎样才能不会有所重复。

“……Master,对于贪欲的认知,您的想法十分正确——”她把旗杆放到左手,解下右手的铠甲,随后轻柔地抚上女孩的面颊。经年惯用武器的生活,使得她的掌心长了一层薄薄的茧,可这丝毫没有影响少女带给魔术师足以安慰她内心伤痛的温柔。

“——您不用这样绝望和懊恼,神在苍穹之上,知晓您的努力和决心。我从心底感谢和您的相遇,和您、和各位并肩作战的时光,都是神赐予我最好的礼物。Master,就当这一段是难得的闲暇时光吧,怀抱着希望地等待,您终有一天会得偿所愿!”

“贞德酱~~~!!!!!我知道你最好了/(ㄒoㄒ)/~~”

“Master~!”

“那午饭以后再去一次召唤池吧!现在先去北美多捞一点圣晶石回来,走了贞德酱!”

“Master……”

 

不过,贞德酱最后那句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在哪里呢?

在配置这一次的出征队伍时,魔术师突然有些疑惑,可还是一转眼就把这种感觉抛到了脑后。

 

 

四个小时后,召唤房间里——

“……”

“……”

“…………”

“…………”

“………………喂,你是故意的?”

“嗯?什么意思?”

“叫谁来都好,怎么是她在这儿?”刚从召唤池里显形的男子,一抬下巴示意站在远处扛着大旗、满脸喜色的圣女,视线却牢牢钉住眼前明显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完全不在状态的熟人(Master)。

“在监狱塔里不是见过了吗?当时,大家不是配合得挺好的?”依然不在状态的某人。

“哦?看来你倒是对惹怒我格外钟情呢,Master。”

 

“……好久不见,Avenger。”by从远处走来,微笑中的某位圣光普照·LV80。

“……哼。”by 权衡利弊决定先记在账上·lv 1 。

 

“总之,先带你去练级!记得上次给你看的达芬奇酱特制口袋吗?我在这段时间里存了好多金色种火,一定马上能让你恢复力量。来我房间!”少女没注意到陡然紧绷起来的空气,擅自拉起埃德蒙的衣袖,急忙往门外赶。

 

算了,来日方长。

伯爵整理了一下红色的领巾,嘲讽地望了眼还在微笑的贞德,旋即跟随着少女离开了还在闪光的圣晶石召唤池。虽然抱怨了几句,他的脚步并没有慢下来。

 

“说起来,Avenger。”

“怎么?”

“你的斗篷呢?是不是从池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弄丢了?要回去找找看吗?”

“闭嘴。


2.  关于战斗

“Avenger,我有问题想问你。”仿佛身处课堂之上,红发的少女魔术师举起了手。

 

在刚结束的一场战斗里,埃德蒙用宝具一发结果了对手。此刻他正仔细地扣好衬衫袖口有些滑脱的纽扣,优雅的举止令人似乎看到了那个迷住了大半个巴黎的基督山伯爵大人。

“问出口之前先思考,确定不是和上次一样愚蠢的问题再问。”重新翻折好领口,Avenger转头看向自家正不停点头的Master。

 

三秒过去了。

 

“……说。”

“Avenger,为什么有好几次,你痛殴了敌人之后还要留在对方阵地呢?这不是方便了他们再次攻击吗?”

 

又是三秒过去了。

 

“…………这并非吾所愿。”埃德蒙的话语从被压低了的帽檐下传来,魔术师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破天荒地感受到了语气里无法掩饰的不情愿。

 

“放心吧,埃德蒙,我会给你安上最高防御的魔术礼装!”

 

一阵清晰可闻的喟叹过后——

“……走吧。”

 

3.  关于闲暇时光

Master发现自家的Avenger喜欢在采光好的窗边摆好一壶他自己冲泡好的黑咖啡,一面喝,一面阅读各种书籍。

那些书,无论艰涩或通俗,他读起来都津津有味。

时而露出欣赏的大笑,时而露出想要一下把书扔进壁炉的险恶表情。

下次出征的时候,试试把安徒生编进一个队伍里,他们应该会很聊得来?魔术师这样想着。除了同样喜欢阅读以外,她也很喜欢坐在一边看Avenger这样消磨空闲时间。

但也有不同的地方,例如比起黑咖啡,年轻的女魔术师爱喝红茶。

 

记得有一次,她伸手错拿了旁边伯爵的黑咖啡,在后者玩味的笑容里感受了一次“震撼教育”,呛得不行。

 

“真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伯爵这样评价道,随后笑着接过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口。

 

满眼泪花的少女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不满地指出若是拿铁或者摩卡,自己也是喜欢喝的,原因在于冲泡咖啡的伯爵的口味。

“只要稍微加一点牛奶或者糖就好!我也是可以喝的!”在伯爵的笑声中,她先前咳得通红的脸又更红了几分。

 

“加了那些东西进去,又怎么算是咖啡呢?为了让自己可以接受,强行改变了它的本质。”

“就、就算是黑咖啡,咖啡豆的研磨、咖啡的调配方法也可以是不同的!”

“哦?比如一整杯的热水里只放一勺的那种?”

 

眼见着灰发的男人更加上挑的嘴角,少女的斗志被点燃了。

 

“下次我来泡咖啡怎么样?”虽是疑问,显然她并不打算接受肯定以外的回答。

“可以,不过,我的要求可不低啊,Master。”他低声笑了起来,果然听到少女表示假以时日,自己一定可以冲泡出令他称赞的咖啡。

 

“那我等着你,Master。等着你用漫长的时间来令我满意。”

 

就这样,用你漫(yi)长(sheng)的时间来打发这岁月吧。


评论(9)
热度(66)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