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会长生日贺文

注意事项:

  1. 乙女向。


  2. 不太苏。


  3. 我风格。

============================================


诺顿·欧特鲁斯(Nordon·Orthrus)①

 

 

1

追逐女仙不成的那谁又驾着他毫无品味的马车在天上晃悠。

骚气的波浪卷,除了幽会就不离身的金战甲、红披风,脑门上还卡着倒霉催女仙变的橄榄枝,老远看到就刺得我眼睛疼。

哼,好像谁不知道他不上户口的儿子就是因为偷玩他的马车才去哈迪斯那儿报到的。

哦这该死的蠢鸟,你敢在我脑袋上歇脚试试?!

 

【镇定,兄弟。作为一尊雕像,眼下你的情绪波动太激烈了……哈啊~~这样不好,不好。】

【你滚蛋!他停在我脑袋上,也等于停在你脑袋上!你说好不好?!】

【双头犬至死不离,兄弟,我很抱歉无法令你如愿。哈啊~~~】

 

615年了。

当年母亲哺育我们的时候,他就成天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直至今日。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毫无斗志,简直是欧特鲁斯家族的耻辱!为什么如此懒散的家伙会是我的半身?命运的真意令我疑惑。

 

算算日子,来到人间界已经一个多月,可我一点都不想念魔界滚烫的岩浆、终日叽叽喳喳的蝙蝠以及哀怨死灵的喋喋不休。

我说了我不想念!

被点名参与少爷的革命行动,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啊!少爷!我家世代守护的尊贵家族——阿隆德家的继承人,雷姆少爷!

 

【兄弟。】

【……干嘛?!】

【你还记得少爷之前带来留宿的人类吗?】

【气味记得,脸忘了。怎么?】

【她又来了。】

 

 

考验。严酷的考验。

如果眼下的身份不是水池里的守护兽雕像,如果她不是禁忌魔导书唯一的线索,我不用一秒钟就能咬断她的喉咙。

尽管低贱的人类,连烦我下口的资格都没有。

母亲说我是双头犬一族六百年以来的最强者,也正因为这样,那一位选择了我成为他继承人的使魔。

 

【兄弟,你的情报太久没更新,错过了好多~】

【你知道些什么……等等,你怎么会比我知道得多?】

【所以,每次乌鸦闲聊的时候,你应该留心听一下~毕竟门前的守护兽不见了是大事,而屋顶上的乌鸦不见了,没几个人会注意~】

说完,他就嘀咕起几天来从乌鸦们嘴里得到的情报。女人依旧小心翼翼地在大门口东张西望,一时半会儿应该翻不出什么花样,到时傀儡自会去应付她的,那么我随便听一下好了。

尽管他懒洋洋的腔调,听起来不是一般的催眠。

 

【……然后,少爷发现了自己的那份午餐寿司里混了香菇,就用筷子挑出来。小姑娘笑得很开心——】

【好像没听说有哪个傀儡成为了下等使魔的食物,所以那个傀儡厨师还在?】

【在的吧。乌鸦说那天少爷在车里没有大发雷霆。】

 

虽然晚上回来的时候,眉头皱得很紧。一定是那个什么哥哥的错。少爷出生以来,从未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后来,小姑娘被她哥哥锁在家里。可惜,难不倒乌列少爷,他把小姑娘骗了出来……】

【等等,你说是那个和少爷一起玩的乌列少爷?】

【哎呀,你居然记得?我以为少爷和老爷夫人以外的名字,你从来都不记。】

【哼!他的家族是六大家族之一,这才有资格陪伴少爷左右。】

 

友人是一方面,可他也是潜在的威胁。

 

【乌列少爷差一步要迷惑住小姑娘的时候,少爷出现了,英雄救美阻扰了他的计划。】

 

我斜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听乌鸦的无聊故事听坏了脑?】

 

【别生气嘛,兄弟。你想想,魔导书只有一本,如果乌列少爷的家族得到了,你觉得会怎么样?】

【……继续说。】

【等等,少爷来了!】

 

半空中的景色突然扭曲,少爷在中庭小道上显形。轻声落地之后,他径直走到大门前。原本还在铁门外探头探脑的女人立刻满脸欣喜,还朝少爷挥了挥手。

……诶?显形??说好的装人类呢??!!

 

4

阿隆德家的继承人很快打开了铁门,在门口寒暄了几句后,他带着来客进入了庄园。

年轻的娇客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白色宫廷风衬衫搭配领口红丝带,外面裹着咖啡色的毛绒外套,浅灰的短裙下是红豆色的短靴。

 

“今天,很可爱。”他这样说道。毫不掩饰的快乐微微地牵起了他的嘴角,使他绿松石颜色的双眼里漫起了柔光。

 

12月的月末,冥界的大门已经紧闭,思念爱女的女神使万物枯竭,她的悲伤让地上的每一声叹息都清晰可见。庭院里的树木花草都褪去了最后树叶的掩盖,展现出最原始的姿态。

 

“先去客厅,我准备好了红茶和点心。房间还是上一次你来的时候住的那间客房,可以吗?”

“不——啊,不对,我是说谢谢!”少女默默绞紧了手中的拎包,尴尬令她白皙的脸庞迅速染上了一层红晕,“我、我坐一会儿就要回去了,我不能在这里留宿。”最后的一句话细若蚊音,他还是听见了。

 

哥哥说,不可以。

 

他放慢了脚步,垂眼望着身边满脸歉意的女孩。

“这样。总之,先进去吧。”

 

不可以。因为你是恶魔。

 

他想起曾经牵过她纤细的手腕,他扶过她瘦削的肩膀,她因为担心他的安危而冲动地扑进自己的胸膛……

她很温暖。

活着的人类是温暖的。

 

最爱的水晶将棋,每一颗棋子都是冰冷的。

他也是冰冷的。

即使死去也一直会是冰冷的。

 

一生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先生?雷姆先生?!”

“抱歉,什么?”他从手中的红茶里收回视线,回应了少女的呼唤,后者正局促不安地看着自己。

“不,我只是……有一样东西想要交给雷姆先生。”她把茶杯放到了装饰精致的餐桌上,将随身的拎包打开,取出一个松绿色的纸袋。似乎是装了有些大的东西,袋身显得鼓鼓囊囊,袋封口处仔细地打着一只深红色的蝴蝶结。

 

“这是圣诞礼物,请一定收下!”她双手捧着礼物,努力克制却依旧露出紧张的神色。

其实作为生日礼物更合适,可惜11月17日那天……

 

“圣诞?谢谢……让你费心了。”他有些犹豫地接过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份圣诞礼物,“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织的,有点粗糙……”

 

5

两小时后,那个粗俗无礼的红发驱魔师一脸凶恶来门口接人。他看到少爷和女人一齐出现的时候,和少爷又是言语不和几乎要打起来,女人向少爷道谢后就匆忙拉着自己的哥哥走了。

作为回应,少爷在回宅子的路上,踏碎了喷泉左数第三块石砖。

 

【兄弟,你说少爷会不会戴那条围巾呢?好困扰。】

【又不是送给你的。】

【你想想,圣诞……哪里有恶魔会过圣诞节?还有,那个图案,小姑娘说是哥哥好心教的——】

【你说那个驱魔师教的钩针图案?】

【是啊!怎么想都是模仿少爷最讨厌的香菇图案对不对?即使是十字钩针也够恶意了。】

 

【卑鄙的教会。】

【可怜的少爷。】

 

 

【……刚才你是说到乌列少爷骗她的地方吧?继续说下去。】

【兄弟有兴趣?太好了,干脆叫乌鸦他们一起来聊吧。我跟你说,之后的故事可精彩!你看到刚才少爷接小姑娘进来的表情了吗?那真的是没的跑了——】

 

=========================================================== 

 

 

①诺顿·欧特鲁斯——就是脑洞双头犬的意思【。

②给可爱会长的生日贺文【?11月17日生日快乐哟,我亲爱的会长(づ ̄3 ̄)づ╭❤~

③捏他了希腊神话,比如太阳神阿波罗和冥后泊尔塞福涅。Just脑洞而已,我估计剧本应该捏他的不是神话而是圣经【。

④命运捏他的是会长的角色歌DESTINARE!然而应该不只是说种族的事儿,不然他那么撕心裂肺干嘛【。


评论(4)
热度(11)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