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警民和睦好【更新完结】

从五月底开始就拖欠着给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的生日贺文。它甚至从儿童节贺文变成了疑似七夕贺文。今天它终于被我写完了【。

设定为亲友浮舟的本丸公寓企划:本丸公寓?

此文风的大门,由 @往ぬや蒔帖 太太打开。看了你的第一人称视角后,我近期的脑洞都变成了这个风格。恭敬感谢中m(_ _)m

亲爱的阿丞,七夕节快乐!注意老腰233333

P.S, 阿丞给我画了插图!!!!是给我哒给我哒!所以山崎君对不起,你的原画就当做七夕彩蛋好了>▽<

注意事项:

1.苏文。

2.和泉守兼定X阿丞,取名为水川澪。

3.话痨第一视角设定,山崎丞,新选组梗出没。

4..喝完小酒随便涂一涂,我的逻辑垂死中。

============================================

接到批准调职令后,我花了十分钟整理好办公桌上的什物。

开了盖的扔,没拆封的上交,剩下的全划拉到箱子里,手册整齐地收进上衣口袋。

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比如犬奈就不能。她房间的桌子时常保持五级震灾区的状态,考验着来人在一团乱麻中寻找一根线头并保持平衡的技术。

回答正确,就是抽积木的技能,可惜我没奖品给你。

 

这个胜利茶杯不行。那是老爹亲手烧制、勉强可以用的作品之一。

 

“唰啦——”“嘭——”“礼奈酱!都说了多少次了,好好整理一下你的桌子!”“妈妈!别翻我的桌子啦!”

以上情节每隔两周会发生一次。

 

能成功从田村礼奈的桌子上找到目标物的,只会是田村礼奈本人,不愧是“犬奈”。

……我不是变态,她家和我家只隔了一个门牌号。

是的,世人俗称青梅竹马。

 

说到门牌号,调职搬家,再平常不过。新宿舍一周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员工宿舍,水电网齐全,拎包入住。

我也不是特工。

警员手册,看清楚了?那么阁下保重。

 

第一次看到公寓门牌上挂着的“新选组”三个字,我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想要再确定一下门牌号。

除了读书的时候分班,我唯一看到“组”的地方,它们的名字一般叫“山X组”、“弘X组”。

常年犯罪率最低的辖区,员工宿舍居然如此个性,我也是万万没想到。

 

一愣神的功夫,背后撞到了人。

六十度鞠躬说了三遍对不起,睁开眼看到一双白色磨花了的球鞋。顺势抬起头,只见对面赫然耸立着一个留胡茬的魁梧男人,挑染黄色的发尾,黑色的内衫,枣红色的运动服套装。

那时真心希望他能接受道歉吧,我是真的不想在休假的时候,应付一个横长1.25个我、纵长1.05个我的“特殊市民”。

 

“哈哈,没关系。你是……新来的山崎吧?我是组长——长曾弥。”看了一眼我拎着的行李包,他略显沧桑的脸上泛起微笑,向我伸出了肌肉虬结的右手。

“欢迎入住新选组宿舍。”

把包往地上一扔,我脚跟一并,回了一个警校毕业典礼上练习了无数次的敬礼。

“组组组组长好,我是新来的山崎丞,初次见面请一定多多指教!!”声音嘹亮,盖过了行李包触地时,里面的茶杯疑似被摔碎的声响。


组长是个好人,数据说话。

假定一个日本工薪男性的构成比例是50%的“社畜”,35%的“alcohol animal”,15%“家庭个人自由发挥”。这个结果代入到长曾弥先生身上,就会被替换成70%的“组长”,15%的“有必要让组员们围坐下来交流一下感想顺便我们可以喝个小酒然而时间到了我会回去工作”,以及15%“我挺担心可爱的弟弟在本丸有没有好好吃饭所以不定期进行爱心便当外送服务”。

第三项可能有点难理解,容我解释一下。

组长的外表虽然有些粗犷,但他其实有颗蛮细腻的心。例如,每周一次,他会专门抽出时间与堀川国广一起参加和泉守兼定的新作品读会。在“宗三点评事件”之后,这个频率提升到了一周两次。对于信奉“爱拼才会赢”的工作狂人组长来说,真是充满了个人硬汉风格的关怀。

…………“宗三点评事件”就是各种巧合的集合,它碰巧BE了而已。因为正常时间线上,他名满天下的美食评论家宗三左文字根本不会在品尝新开张餐厅的主推菜前,会花时间去看一本名为《清辞苑》发行量才几千的期刊上小年轻投稿的散文;就算看了也未必会特地写一篇措辞不太friendly的点评跟着评价那道令他怀疑主厨当天是不是鼻噻导致味觉失灵才做出这样神奇的菜品的例行美食感想,一起贴到粉丝几十万的blog上;贴了也不见得点击率奇高惹得好事的时尚杂志记者特地在专访里问了一句还把宗三先生的回答收录了下来。于是最后,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们全都知道了。

老实说,和泉守兼定副组长本来可以避过这一条悲剧时间线的,结果fashion boy清光那天居然忘了回收放在休息室的杂志。

知道这件事之后,我在当天的afterwork上试图婉转地向大和守安定建议这个礼拜就不要和清光boy抬杠了,他的日子大概不会很好过。

安定一边扒饭,一边含混地表示新选组的成员就算落首也应该坦然地面对。

你真的够了。

虽然新选组的大墙上跟摩西十诫一样写了好多条,但我可以保证里面真的没有一条是这样写的。


“山崎君不用担心,兼桑不会那么做的。”总是在大扫除时助我一臂之力的靠谱青年堀川国广捧着饭碗,露出了一惯的温柔微笑。

 

有时候,我会怀疑这个辖区的警备部署是体现了上司“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领导理念。

看看这些国民偶像男团水准的脸、身材、嗓音,你们那是没见过社区安全讲座的样子,下面一大片的手机闪光灯此起彼伏,配上副长八分的英武、九分的飒爽、十分的帅气性感,简直是粉丝见面会。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组长不太爱抛头露面,堀川万能秘书的位置不可动摇,清光虽然嘴上嚷嚷着要走可爱风,实际也和安定一样更喜欢巡街的工作,据说是因为能够适时活动手脚。

靠着大家的努力,辖区的治安一直很不错,想必在“黑”的业界同样威名远播——比如青红双煞、笑面鬼、一丈阎罗之类。

……好吧,我解释一下:笑面鬼是堀川,一丈阎罗是副长。

堀川创下的“一句话”侦讯纪录是组里的传奇:

“山田夫人今早给您做的柠檬起司味道如何?”

对方听了,放下二郎腿,把烟头一掐,噼里啪啦地招了个干净。自此,辖区的角落里就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怪谈”——堀川先生什么都知道。

 

无所不知的堀川先生继续向我解释说,晚上组长和兼桑会去本丸公寓看浦岛君。兼桑的心情会很不错,任何事情都无法扫兴的那种“不错”。

我翻了翻日程记录,再一次确认了距离下一个发薪日还有25天。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浦岛君好像是组长的弟弟?”兼桑有必要比组长更高兴吗?

 

两周后的今天,我认识到,正如犬奈所说,我是全组里最蠢的一个。



时间:20XX年7月7日下午5点整

地点:XX区警察局第二会客室

人物:

一、和泉守兼定,男,26岁,任XX区警察局副组长。

二、水川澪,女,25岁,记者。

事件:骚扰(预备)

 

腹稿了以上内容后,我迅速把刚拿端来的两个茶杯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放置到一边,然后捏紧挂在胸前的警哨。

基于事态紧急,就简单描述一下,副长把水川小姐逼到了墙角,抬腿堵住了她往门口的去路,在对方显露出想要往右边逃跑时,更是以拳砸墙表示威吓。

直观来看,总之差不多是下面这样:


 【感谢阿丞友情提供的插图~\(≧▽≦)/~是的,我知道大家都被山(zuo)崎(zhe)的灵魂画风吓到了】

理智点来说,我的立场比较尴尬。

副长和我的关系不言而喻,但澪小姐是犬奈的同事兼亲友,而且她今天是来组里取材的。

尽管平日的工作和生活承蒙副长照顾,一旦澪小姐呼救,除却这层私人关系,我也必须冲进去控制事态。

……这样好了,我闭上眼给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如果副长放手,我当没看到。

1!2!3!

副长你怎么还把头低下去了?!靠太近会碰到的会碰到的!!碰到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他绢丝一般的黑发随着靠近的动作,从肩头散落下来,遮住了澪小姐的侧脸。

我绝望地将警哨举到了嘴边,吹——

之前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拖走了。

 

我惊魂未定地环视围着我站成一圈窃笑的清光、安定和堀川,回头看了一眼日程告示板上整齐的几个大号字体的“巡街”和“外出”,我加重了投去视线中“愤怒”的比重。

“副长他在里面——”

“约澪小姐去看烟火大会嘛。我们都知道。你看这不早就清场了?”

“那是约人的样子吗?!不对!刚才澪小姐来找我的时候,明明说是今天约好了来采访。”我转头盯着堀川:“她说是和你约好了的。”

堀川先生笑而不语。

懂。你们合伙挖了个坑。

 

“最后一个问题,这么好玩的事情,为什么不带我?”

“哎呀,总要有本色出演的,整件事情才看起来比较自然。一起喝酒去呗?有人请客~”堀川先生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皮夹。

哦,组长的。

所以,就蒙了我一个。

“等下你们几个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推了一把勾着我脖子的清光,往会客室门的方向撇了撇嘴,“那边放着不管没关系吗?”

“人家刚确定关系,肯定腻歪着,你想留在这里照明?”

好吧。


茵茵夏日追小偷,when a boy met a girl.

26岁副长的初恋开始得平凡又令人措手不及。

 

他没有想到自己追击的目标被路边窜出来的姑娘用一击背包撂倒,更没有想到对方晃了晃脑袋,跳起来摸出把小刀准备反击。于是,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就一脚踹飞了小偷拿刀的手,再一肘子击中了他的胃部。

走上前去给忙着在路边呕吐的小偷戴上手铐,他多看了一眼路边整理背包的女孩子。

“诶,你没事吧?刚才谢谢你啊。”

“没事没事。这混蛋的脑袋挺硬啊,我的背包里装着pad呢。”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也有些疼起来。

确认了物品没有损坏后,她把背包的扣子重新扣上:“警察先生辛苦啦~我有些事先走了,回头见!”

他目送着面容清秀的女孩子向自己鞠了个躬,就匆匆跑远了。她的长发被绾了个简单的马尾,在脑袋后有节奏地晃动。

 

手下的兔崽子还不老实,他又踢了一脚过去。

当小巡警的时候没少跑过,这才没两年,体能就开始退步了?

他伸出手,抚向左胸,感受到那里久久未平静的心跳。

 

三天后,他坐在高档酒店的包厢里,觉得世事就是可以那么神奇。

斜对面坐着之前遇到见义勇为的女孩子,她化着淡妆,穿着草绿色的洋装,样子清新美丽。

他在桌底下偷看刚交换到的名片,原来她的名字叫水川澪。

桌子的三边一共坐着4个人,他和组长,对面坐着水川澪。

主位上坐着的老先生还在向组长嘱咐着什么,他听到老先生第四次轻轻地叹了口气。

 

能上财富榜的大家族有个庶子不奇怪,庶子受不了各种眼光和或背后或当面的闲言碎语断了关系自己闯也不奇怪。

所以,有一个看着孩子长大、不理睬断缘宣言,总想着要给半个亲儿子一样的青年一点帮衬的老前辈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组长告诉他,今天会面是谈工作,于是他穿戴整齐地跟来了。

走进包厢,对面的女孩子面熟得他一愣;看到组长身后跟了个人,老先生也一愣。

 

所以说,读作“工作”,写作“相亲”,自己人始终瞒不过自己人。

有点可惜,这个亲并不是相给自己的。

 

又是一日例行酒会,清光和安定在41寸液晶屏前比赛杀半兽人,堀川把空的杯盘拿去厨房洗。

他望着眼前的酒杯,有点出神。

“组长,你对那位水川澪小姐……”他听到自己磕巴着问了一半。

“兼定,我是为了工作才去那里的,”组长端起酒瓶,给他的空杯里满上,“其他人为了什么去,我不会管。”

他惊喜地抬头,看到了自家组长亮出的两排白牙。

“明天跟我一起去看浦岛吧。你知道的,他住本丸公寓。以及,他请了同住一栋楼的水川小姐。”

 

“我了个去居然那么早就看上了?!”我把玻璃杯大力砸到了木桌上,接着被飞溅出来的啤酒甩了一脸。

“听说私底下也见了好几次。”安定喝了一口清酒,看向堀川。

“嗯。去超市的时候遇见过几回,后来还一起去逛了庙会。”

我说怎么澪小姐调来警局取材之后,每次都能看到副长用各种借口留在附近闲晃?无论怎么换角度都能看到他,人家明明是来找堀川的。

清光继续笑着补充:“后来田村小姐过来探过口风,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可以推他们一把……”

“等一下!这事犬奈也知道?!”我震惊了!

“不然呢?这种事当然要顾虑女孩子的意愿。”

我悲愤地灌了一口啤酒,觉得被世界背叛了。

 

“正好今天是七夕节嘛,等下八点还有烟火大会。5点邀约,准备一下差不多6点,然后开车去大会现场占个好位置,时间正好。”堀川捏着酒杯笑眯眯。

“什么准备?”我眯了眼看他。

“换的浴衣昨晚都熨烫叠好放在办公室里了,其他该准备的也都一并放在车上。”

他右手卷出一个圈,左手的食指慢慢地伸了进去——

我实在忍不住,敬了堀川先生一杯。

 

“祝副长和未来的副长夫人七夕节快乐!干杯!”


===========================================

偷偷打开山崎君的备忘录,里面掉下了他殚精竭虑画的当时现场模拟图——副长版腿咚,大家鼓掌!



评论(17)
热度(29)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