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怪诗

脾气很差的老阿姨。静静生长在墙角的一朵奇葩。坚持乙女道一百年不动摇!

关于禁止刀审恋爱这件事

关于禁止刀审恋爱这件事

 

食用注意:

  1. 感谢阿缠和可爱的小伙伴们提供的《禁止刀审恋爱》这个题眼。
  2. 限时限题的随堂作文我一向差得可以,就不参加活动自取其辱了【捂脸
  3. 事后证明我简直太明智,没文化就该默默围观
  4. 通篇其实是我和阿嫁的聊天记录,我的三观依旧震动中【。
  5. 乙女要素有,全在阿嫁和她家三明身上。
  6. 虎头蛇尾注意。
  7. 感谢陪伴了我大半夜的BGM《Donde Estas Yolanda》。【花生揍卷福的那个版本

 ==============================================

 

“审神者与刀剑禁止恋爱!”随狐之助带来的,时之政府对上周递交的工作报告回复函后,附着这样一份黑底红字的文件。

暂且叫它“警告函”。

仿佛是出自某一位书道名家的手笔,排版效果却宛如杀人预告一般的“警告函”。

我放下这张完全可以入镜恐怖悬疑片的纸,动作迟缓地转过脑袋,想从狐之助的脸上找到一丝诸如“愚人节企划还没结束哟~”这样的表情。

狐之助停下了舔毛的动作,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疑惑的光芒,歪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审神者大人?”

“咳,狐之助啊,这张拿来搞笑……我是说有些吓人的纸,是直·接【重音】从那位大人那里拿到的吗?你来的路上没遇到我家的刀剑吧?”

 

如果接下来我听到了鹤丸国永的名字,那么他下个星期的三餐里都不会出现盐。

 

狐之助摇了摇尾巴,认真地回答:“全部的文件是政府长官大人亲手交给狐之助,绝未经他人之手。啊,大人有一句口信让狐之助带给审神者大人!”

我放下“警告函”,做出洗耳恭听状。

“把你那些乱七八糟、能上红白跨年节目的思维收一收,怎么告诉你就怎么做,否则以后你本丸的工作报告全部打回去重写。”

 

不愧是面试我时,坐在左数第二位子上唯一的女性长官大人,不见其人仍能感受到她的宠爱扑面而来。

 

“……好的,谢谢你的转达,狐之助。然后麻烦你转告大人,对她的忠告感激不尽,以及,这段时间请注意多休息、多吃红枣。”

 ***********************************************************************

我端坐在本丸的走廊上,心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悲凉。

被一直信任的长官从根部否定的感觉,你们有过吗?

啊,人类的话,应该说是从脚底开始否定吧?我整个存在都被诚心敬仰的左二长官否定掉了……

原来,在面试上,我说过的那句“恋爱欲望从国中告白被狠狠拒绝之后就枯竭了”,您根本就不相信吗?QAQ 右二大叔说了“真是提早结束了青春的可怜女性”之后,您不是立刻给了他一记超狠辣的肘击吗?QAQ 这才过了一个多月而已,您就不再爱我了吗?QAQ

到底是为什么?!跳过了温柔提醒,直接红名警告,长官我做错了什么?!

悲伤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我颓然趴倒在本丸的榻榻米上,懊丧地捶地。

但事到如今,懊恼已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必须找出长官误会我的原因,将其迅速掐灭在初始阶段,挽回信任危机才是上策!我一骨碌爬起身,盘腿坐好,开始分析起目前的情况。

 

审神者即继任日之始,活动范围就限定在基地一般的本丸、专供刀剑切磋武艺的演练场,以及出售各种刀剑相关用品和本丸景趣的万屋。以上地点非刀剑和审神者不得入内,长官下访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狐之助监视的可能性虽不能完全否定,但是……

“但是能监视出个什么啦,重要的事我每件都在工作报告里有写啊!……等等!”一道闪电在混沌的思维中划过我的脑海,“不会是报告里写了什么令人误会的内容了吧?”

 

工作报告,乃审神者日常工作非常重要的一环,尽管在电子平台上找不到这一项,但实际上每周都会由审神者记录下本丸比较重要的事项,作为直属长官掌握基层工作状况及其日后必需品调度决策的参考。比如什么时候捡到或者锻出了怎样的刀剑,什么时候刀剑男子升级成为了特级,又或者某日的推图进度。由各审神者自行决定上报的具体内容。

认为只上报几行冰冷的日期和公式化的句子,无法回报当初为我出头【?】的左二长官,在第一次上交的工作报告里,我写了尝试用灶台下厨煮饭,结果阿宏(山姥切国広)和小夜连带尝了我好心赠食的刀匠小哥全体苦蹲厕所歇工半天的事迹。第二天的回复里,长官娟秀有力的字迹写了如下的评语——

已阅。佳。期待下回。

又及,视本丸资源情况,参考以下两个公式,有较大机会可锻出厨艺不俗的药研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怎样都好,你离灶台远点。

 

在那一刻,我坚定了一生追随左二长官的决心,尽管她可能把我严肃的工作报告当成了段子欣赏。

 

于是,下一次的工作报告里附上了药研出征带回来的小野花,下下次在狐之助的脖子上挂了一盒烛台切做的茶果子。而随后跟着回复一起来的茶果子空盒里,塞满了现世正当季的茶叶。最后一次的交流,是在上次报告里,我写了愚人节整鹤丸不成反被整,最后他送了手制的鹤挂件作为补偿的事。当然,上交的时候,我又多讹诈了一个,送给长官。

所以问题到底在哪里?!是因为我在报告里频繁地提到了相同的名字,长官才误会了吗?但是,这种判断标准,又不是那个搞笑的网络文学屏蔽制度,连纯洁无比的“蹲下身”三个字,都要被口口掉两个。长官,你看文件只看关键字吗?这是抢论文防抄袭软件的饭碗吗?

我沮丧地站起身,决定去隔壁本丸寻求抚摸和建议。由于神智太过恍惚,连把近侍鹤丸给踩了个正着都慢了一拍才发觉。

谁让你准备在背后偷偷吓我?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

“看来你真是被你的长官爱着啊。”阿嫁喝着八星八箭的三日月亲自冲泡的茶,良久来了这样一句感叹。顺便说,茶叶来自我敬爱的长官那次的回礼。

“啊?”我端着茶杯,觉得思路有些跟不上。

“你认为审神者和刀剑恋爱后,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啊……”

这是让沙漠住民描绘对于大海的感受吗?这么想着,我在脑海里随意借了一部恋爱题材的电影,随即吧男女主人公的形象PS成鹤丸和我。持续一秒半的哆嗦之后,我老实地回答:“我会被组织开掉的。”

“嗯,还有呢?”

“还有,我就……我就没办法再和你一起喝茶了阿嫁QAQ”

“回答得没错,但这是上一条的附加结果。你并没有认识到真正带来的后果以及它的严重性。”她放下茶杯,把右侧的碎发拢到了耳后,“刀剑男子是怎样的存在,还记得吗?”

“不就是付丧神吗?……虽然有那么一两个经常没有身为神的自觉。”我斜眼向身侧的鹤丸飞过去一记眼刀,后者笑呵呵地接过,还哥俩好地眨了眨眼。

我:“……”

 

“对,他们是付丧神。尽管有了人类一般的身体,但他们始终是神。人类被各种事物束缚,被时间、被规则、被情感……但对于神明来说,他们不在这些限制之内。至少没有像人类这样如此受制,决定权仅仅在于他们的意愿。这样说的话,你明白了吗?”

“好像有一点。你的意思是,只要他们不在意,想干嘛就能干嘛?”

“差不多吧。”阿嫁笑得很灿烂,但我总觉得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情绪在里面。

 

这个思路,不是隔壁片场被上海滩人民24小时事无巨细强烈围观并且烂熟于心的那谁谁的总裁式思维吗?“只要我说一句,你今后都不用自己切牛肉”那个?天……

 

“但是恋爱这个事,难道不该看双方的意愿吗?我不愿意,难道还能硬来的吗?这算哪门子恋爱啊?”

“那换个话题,接受神的求爱或者说好意,直接后果是神隐,这个结论你同意吗?”

“嗯。虽然有个别案例会等人类的一方自然寿命结束,但更多的就是受神的召唤,去了那边的世界。”

“达成神隐的条件,并不包括人类本身的意愿。更准确地说,那不是充要条件,你发现了吗?”

“诶??!!这个不是很自然应该要考虑对方的意愿吗?这是很严重的事啊!”入职以来,我的三观第一次受到了冲击。

“即使是人,也不是必定考虑对方的想法,何况根本不同类的神?你不能够指望他们感同身受,明白人类的动机和感情。尽管很接近,但神明不会有人类的感情。你忘了吗?除了审神者,对于付丧神的各位来说,人类是卑下的存在。那么,难道他们会高看一眼人类社会的规则,甚至去遵守它们吗?”

“你记不记得‘河伯娶妻’?”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脑袋直直地磕到了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WTF为弹幕,在内心刷屏了5秒之后,我颤抖地捂住了脸。

所以,长官是千方百计给我打预防针吗?因为我继续浑浑噩噩下去,这事情将完全不受我控制的缘故?

 

“哈哈,大小姐的想法真是吓到我了~”沉默了一阵,鹤丸语调轻松地开启了新话题,“三日月,你家的审神者可真有趣。”

“理应如此。”八星八箭的五星太刀以袖掩口,笑得倾国倾城。

可是,三明大爷啊,阿嫁她刚才把你也一并骂【?】进去了,你怎么还能如此淡定?不过,我也算明白了一点,难怪今天的近侍不是LV99的毕业萤丸,否则这间客厅可能就是曾经的存在了。

 

“咳,我懂了。那个,阿嫁,你自己也……”小心点。

“他不会这么干的。”美丽的女审神者微笑着宣布,旋即撑着脸颊望向自家的近侍,“他不屑。”

我满脑袋问号地投去求细扒的眼神。

“我还用得着强迫?是这么想的,对吧?三明爷爷?”

“哈哈哈~”卧槽,笑归笑,他没反驳!!

 

阿嫁,你摘自家刀剑flag的读心技能可否传授一点OTL

 

“我想,你的长官是希望你的好感度别刷得太高,毕竟对你来说存在无关风月的区别,而对方可能只判断是否对你抱持好感。”

 

“鹤丸,回去之后你跟我去后门谈谈人生。”


评论(8)
热度(23)
©物怪诗 | Powered by LOFTER